就医热线:120

临床科室

在线预约

  • (24小时预约咨询)0739-5359665
  • (24小时急救)0739-5500120
  • 邵阳市大祥区宝庆西路16号医院就医地址

科室专题研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临床科室 > 科室专题研究

一个2000元红包被拒6次

2020-07-17

一个2000元红包被拒6

普外科主任坚守职业道德关

——记邵阳医专附属医院普外科主任肖体君

 

城市报记者 龙晓

 

2000元红包被拒6  医师坚守职业道德底线

10月份的一个中午,市医专附属医院普外科住院部门前,科主任,副主任医师肖体君被58床病人李先生(化称)的儿子一把拉住就往走廊的角落里走。他试图挣脱,但对方紧攥着他的手臂,夹紧他的肩膀,几乎是架着他前行:“肖医生,我有件事想跟您商量一下!”

在无人的僻静处,李先生的儿子摸索着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信封,肖体君忙用手支开他:“我知道你的意图,事不过三,但这已经是第6次了,我的态度很明确,绝对不会收你们红包的!”他回头准备迅速离开,李先生的儿子却一把捞住他的白色大褂,抓起口袋就把红包往里面塞。等肖体君挣脱着把褂子抽回来,大褂的口袋已被撕破了!

“肖医生,我父亲的手术,请您一定尽心!您不收红包,我们不放心!如果嫌这2000元钱太寒酸,您尽管说个数!”李先生的儿子见肖体君坚决拒绝自己的“好意”。一时十分着急,拦住他的去路央求道。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请放心,也请相信,我以一个医师的灵魂和道德向您保证,令尊的手术我一定全力以赴。至于红包一事,请不要再提了。你这样做对我们医生和院方而言,不仅是不信任而且也是不尊重。”

就这样,这个2000元红包终于第6次被肖体君退了回去。

 

“红包”陷医患关系怪圈   扭曲认识买安心求疗效

“这不是第一件被撕破口袋的大褂了。”在值班休息室里,肖体君指着墙上其他几件白大褂说道:“但凡有口袋的外套,几乎无一幸免。”十年从医生涯,肖体君从没有收受过一个“红包”。他表示,虽不清楚其他收过“红包”医生的心理状态,但还是非常受益于自己这些年来对职业道德底线的坚守,自视心下还是一片朗朗乾坤。

“大学毕业刚入院工作时,患者送红包给医生的现象很普遍,但那时,红包数额小,十多二十元一个,多的也就一两百,多是患者和家属向医生表示的感激之意。后来这一风气变得铜臭味越来越重,这份表达医患情谊的‘红包’也慢慢变了味。中间有一段时间,刮起了患者被医生或其他医护人员授意封‘红包’的恶风,而且所要红包数额较大,给就医的患者家庭造成了不小的经济压力,这股风气被患者反感但又心有顾忌,由此也演变成了影响医患关系的阴影,。”肖体君说道:“医改后,各大医院开始明令禁止医务人员收受‘红包’,甚至一些医院在术前要求医师与患者签订《拒收红包协议书》,这样做虽体现的是对医师职业道德的一种不信任和污辱,但也是院方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生硬手段。但同时另一个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实行术前拒收红包协议的医院,患者送红包的现象反而更为猖獗,所送红包金额也变得更大。被签协议的患者不仅不认为签协议是明意上不得送‘红包’,反而以为是医师在暗示要送红包了。医患关系陷入了一个‘红包’人情怪圈。“

为什么患者反感这样,但还是要很积极的给医师私下送“红包”?医患关系的症结出在哪里?

肖体君认为,患者之所以要借“红包”来向医务人员套近乎,无非是想病人在医院受到最尽心的医治,同时保证最好的医疗效果。但生老病死乃人生常态。不是一个“红包”可以解决的。医生即使是华佗扁鹊在世,也扭转不了人故有一死这样的自然规律。

一些病人家属在手术失败,特别是病人不治而邙后,思想也变得极端而复杂,有些人会将这样的结果归咎于自己与医师事前“搞好关系”,认为医师在施治时没有尽心尽力,以致亲人受苦或离世。亲情缺失下的痛苦和遗憾会激发出偏执的想法,所以用‘红包’买安心成为一种心理需求。而这种思维通过口耳相传,亦容易为其他患者和家属接受参考。所以“红包”思维携带着诡异的情感如鬼魅幽灵一般一直暧昧在医患关系的灰色的地带,久久无法散去。

 

疗病更需疗心  医德更胜医术

心不似佛者不为医,德不近仙者不为医。——每每看到表情忧伤,眼神绝望,神情郁郁的病人和患者家属时,肖体君总是于心不忍。此时,他最想做的就是把这些病人身上的病痛赶快除去,同时也除去滞留在他们脸上的阴霾。

“医患关系紧张归根结底是因为失衡,在医院这个地方,聚集的本来就是一群在身体上和心理上早已失去平衡的病人。他们身体痛苦,心理恐惧。如果你要求他们像正常人一样对待别人,只能是一种奢求。作为一名医师,在现代医疗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我认为,最重要的还不是医术,还应是医德。治疗病人也不能等同治疗马牛牲口,而是要疗心为先,先作好病人以及家属心理上的疏导。让他们尽量达到一种平衡的心态理状态,才有利于医生工作的正常开展,同时促进医患关系正常化。”

遇到心理问题突出,“红包”情结严重的患者,肖体君尝试过先让医院代为收管红包,术后再返还给患者的办法。一位经他救治出院的洞口人,因为过意不过,每到家中雪峰蜜桔丰收的时候,都会提着蜜桔来看望他。对此肖体君却乐意收受,说这个老病人每年都定时来,已经持续四五年了。

在采访结束前,肖体君还提出了一个小小的建议。他说,媒体在关注报道医闹等医患关系激化的事故时,尽量不要放大那些阴暗的东西,这会加剧医患关系失衡以及就医患者的心理失衡。凡事都往美好的一面去看,世界就会真的变得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