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大学生手工打造邵阳高校首款赛车 将于10月代表邵阳学院参加全国大赛

发布日期:2015-06-25

 

    “呜、呜、呜”,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一辆造型独特的赛车在邵阳学院七里坪校区的道路上来回行驶测试。专业的赛车服、炫酷拉风的车体造型、娴熟的车技,引得不少路过学生驻足观看,发出阵阵惊呼。

这辆与众不同的方程式赛车是机械与能源工程系的9名大学生的作品,他们耗时一年时间,自行设计制作,现在已经完成了车体框架部分,并且运行顺利。在9月,它将装配上完整车身,作为邵阳地区的唯一参赛车队参加在湖北襄城举行的“2015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Formula Student China,简称FSC)。

 

痴迷赛车

 

刘灿是机械系车辆工程专业2012级的学生,是制作这辆赛车的“FSAE闪电”车队的队长。2010年,中国首次引进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以下简称FSAEFSCFSAE的中国赛事)时,刘灿还是一名高三学生。在电视上,他看到精彩刺激的汽车比赛后,对FSAE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种持久的兴趣让他在2012年报考大学时选择了车辆工程专业。

201310月,刘灿在学校组建了这个名为“FAST闪电”的车队,车队聚集了志同道合的50余人,专门研究设计方程式赛车。经过研究赛事后,车队便计划开始设计赛车。

这项赛事的魅力在于从设计到驾驶,参赛队员都要亲自参与、各司其职,能充分将所学的理论知识运用于实践中,同时还可以学习到组织管理、市场营销、物流运输、汽车运动等多跨学科知识。因此,自2010FSC创办以来,赛事规模逐年扩大,2015年报名参赛的有来自全国各高职院校的102支车队,但邵阳地区在这方面一直处于空白。

FSAE是学科平台建设的一个上佳的创新契机,学校也对这个项目给予了足够的支持。指导教师之一伏军老师说:“设备实用前期均由相关老师和师傅们指导使用,等其能独立熟练使用后,时间给他们安排得很灵活,并在工作时间上尽量满足了他们的使用要求“。李光明老师补充说:“在申请经费时非常顺利。专业建设、创新中心、平台建设、设备经费,我们系都有相关的预算。”最关键的问题还是技术问题。

 

出师不利

 

在初步立项后,同样热情高涨的机械系老师们组织了补习班,轮流上课,对车队成员们讲授涉及汽车制造的相关知识,其中包括车辆工程、机电工程、机械制造、材料成型、热力工程,甚至还有电气系和信息系的专业课程。

就如现代汽车制造一样,要恶补的课程不仅领域广,又具备系统性,远远突破了平时上课时的学习难度,畏难心理是难免的,但没想到的是,在还没开始赛车设计前,车队成员就陆续离开,最终只剩下9人。“大家都不相信我们这个能够完成,不愿意坚持下去。”刘灿回忆。

    成员们的离去,让刘灿开始感到迷茫:光靠我们几个连汽车理论知识都不大懂的大学生,真的能够设计出赛车吗?经过的商量,大家最终决定先做出赛车的设计图,设计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部分。

20143月,在老师们的帮助下,成员们开始进行赛车设计。由于没有任何技术基础,车队成员们不得不自学课本外的其他理论知识,包括汽车构造、汽车理论、机械设计等。设计中需要三维建模和仿真实验,成员们又自学了ProeCatia等工程设计仿真软件。201411月,历时8个月的反复实验,设计图才算完成。

 

手工打造

 

从设计图到实物,又是一道关卡。首先是经费问题。起初,前期经费还未到位,购买相关材料设备只得靠师生们自己垫付。为了购买材料,9名成员都拿出了各自的生活费。“有一点点钱,我们就买一部分材料,然后完成一部分,这样慢慢来。”刘灿介绍,到做出这个赛车雏形,共花费3万余元,有大部分是成员们节省出来的。

    其次是理论与实践之间的差距。就算画好了设计图,确定了精确尺寸,可是成员们实际组装时也遭遇重重困难。“有时组装一个部件,尝试多次仍然无法达到预期结果,像一个小小的摇臂,我们反复拆装、焊接,一共做了8次,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由于学校尚未具备设备齐全的汽车实验室,成员们不得不在各个实验里来回跑,将选好的材料拿到老图书馆后面的焊接实验室进行焊接,然后再跑到新实验楼下的校工厂去钻孔,然后再跑去焊接,倘若失败,又得再跑一遍,一天不知道跑了多少趟。后来,赛车的车架完成了,成员们又得抬着重达150公斤的车架来回奔波,就像抬着轿子一样。

    21岁的罗陈杰是一名大二学生,他在车队里负责车架的焊接工作。为了尽快将车架完成,他和搭档经常整晚整晚地熬夜,“有一次早上6点多进的实验室,第二天下午才出来。”制作过程中,罗陈杰要连续8个小时对着耀眼的焊接弧光。尽管戴着防护罩,罗陈杰的眼睛还是会常常刺痛。其实做事的时候完全不觉得累,能够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感觉很开心。”

和罗陈杰一样,从201411月起,车队的成员们除了制作赛车外,就没有其他的课余活动,他们自嘲说,“这辆赛车就是我们共同的女朋友。”周一至周五,白天上完课的成员们会在晚上6时集中到焊接实验室,一直忙到晚上10时回寝室。周末,大他们上6时进入实验室,到晚上甚至第二天上午才离开实验室。“做到很晚的时候,实验室的门被反锁了,我们就干脆熬通宵做。”

 

试驾成功

 

57下午4时,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车队成员吴遥逸在微信里发了一条朋友圈:“纯手工打造,闪电六号”,并附上赛车的图片。就在那天,历经一年时间后,车队成员们期待已久的赛车完成了大部分制作,可以上路了。

那天成员们都特别激动,把崭新的赛车推到学校的操场,然后轮流开始试驾,一口气开了七八个圈,“太兴奋了,我们终于完成了。”成员们说,他们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操场上围满了同学,大家都在为他们鼓掌,“其实那一刻,我们的自豪感并不是来自同学们的欢呼声,而是我们证明了自己。”

这辆赛车长约3,宽约1.5,试驾时没有安装车身,只有全黑的碳纤维骨架,就像热门游戏《半衰期2》中的全地形车,有着别样的金属美感。赛车手吴遥逸全副武装地坐上驾驶位,启动赛车,在放置了多个警示锥的路面上,赛车轻松自如地来回穿梭,还能表演360度漂移特技。但是限于校园内的场地条件,赛车无法马力全开,还不能获得实际的性能数据,并且这台车还只是试装车,存在许多不足,例如四轮定位性能欠佳、“开起来有点飘”,但毕竟赛车已经从图纸变成了实物

赛车制作的意义在哪里?车队成员之一林榆程说:“制作赛车的过程就是大家彼此了解、彼此帮助的过程,我们会因为意见不同而争吵,但争吵后我们的友谊也加深了,现在大家都是铁哥们儿。”伏军老师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一辆赛车从无到有,凝聚了学生们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汗水。虽然冠军只有一个,但是学生们在打造赛车的过程中所收获的东西比课堂上要多得多。”

从最初的图纸设计、手工打造、后期调校甚至商业营销(车队已经拉到了数万元的赞助)等,对每名参与者而言,都是一次系统性、大规模的教与学的经历。伏军老师举例说明:“这可以形成论文、申请专利、丰富教学案例、建立科研工作量化考评体系、成立兴趣组织,不断为车队输送新血,形成‘一届带一届’的可持续实践过程。”因此,学校领导也对此高度关注,陈晓飞校长、袁曦副校长及教务处、科技处等部门多次亲临查看,询问制作进度与难点,赛车初具雏形后,曾阳素副校长还兴致盎然地坐进赛车,亲自开了几个来回。

 

梦想起航

 

开着自己设计的赛车去参加FSC,“FAST闪电”车队成员们离渴望的梦想又近了一步。因为在那里,他们设计的赛车能够在赛场上与其他高校比拼、能够得到专家的点评、能够学到更多赛车制作技术。然而,想要参加全国性的比赛,与有着丰富比赛经验的高校一较高下,“目前车队设计的这款赛车还远远达不到要求。车队需要采用更好的材料,来打造高性能的赛车。”刘灿说道。

一些对FSAE不甚了解的围观者讥笑这辆赛车源于摩托车的动力总成、较为粗糙的车身焊接、看似杂乱的油路管路布局等,并且出言不逊:“发动机和轮胎是买的,说什么‘纯手工打造’。”事实上,国内没有任何一所高校具备整车制造的技术实力,而这辆“闪点六号”全车至少有40%部件是成员们自行设计组装的,在其他技术成熟的高校车队中,他们只需负责20%的设计,材料全为购置,连车身也是采用3D打印。

显然,刚刚起步的FSAE车队不可能后发制人,长沙理工大学的“北奔重卡车队已推出第三代赛车,由39名中外学生耗时一年打造;湖南大学已有两支车队,其中曾囊括12FSC奖项的燃油赛车有着8年的技术沉淀,光是材料耗资就超过50万元,这些都是邵阳学院车队难以奢望的外部条件。

因此,这还是关乎梦想的故事,正如法兰克·德瑞克爵士的名言所说:“任何伟大的事迹都必定有起点,但惟有持续到最后,努力成就,光荣始会降临。”现在赛车试制成功,所有参与师生获得了极大信心,“护航这个梦想,我们会尽力而为。”伏军老师表示,资金也已到位,他们能够在9月完成参赛车辆的制作与试车,在10月参加比赛,“毕竟这是我们的梦想。”

(宁如娟 余晓冬)

 

另:湖南经视频道《经视新闻》报道网址为http://www.hunantv.com/v/5/623/f/1712137.html,自2120秒开始

 

90后大学生手工打造邵阳高校首款赛车 将于10月代表邵阳学院参加全国大赛

来源: 时间:2015-06-24

 

    “呜、呜、呜”,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一辆造型独特的赛车在邵阳学院七里坪校区的道路上来回行驶测试。专业的赛车服、炫酷拉风的车体造型、娴熟的车技,引得不少路过学生驻足观看,发出阵阵惊呼。

这辆与众不同的方程式赛车是机械与能源工程系的9名大学生的作品,他们耗时一年时间,自行设计制作,现在已经完成了车体框架部分,并且运行顺利。在9月,它将装配上完整车身,作为邵阳地区的唯一参赛车队参加在湖北襄城举行的“2015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Formula Student China,简称FSC)。

 

痴迷赛车

 

刘灿是机械系车辆工程专业2012级的学生,是制作这辆赛车的“FSAE闪电”车队的队长。2010年,中国首次引进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以下简称FSAEFSCFSAE的中国赛事)时,刘灿还是一名高三学生。在电视上,他看到精彩刺激的汽车比赛后,对FSAE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种持久的兴趣让他在2012年报考大学时选择了车辆工程专业。

201310月,刘灿在学校组建了这个名为“FAST闪电”的车队,车队聚集了志同道合的50余人,专门研究设计方程式赛车。经过研究赛事后,车队便计划开始设计赛车。

这项赛事的魅力在于从设计到驾驶,参赛队员都要亲自参与、各司其职,能充分将所学的理论知识运用于实践中,同时还可以学习到组织管理、市场营销、物流运输、汽车运动等多跨学科知识。因此,自2010FSC创办以来,赛事规模逐年扩大,2015年报名参赛的有来自全国各高职院校的102支车队,但邵阳地区在这方面一直处于空白。

FSAE是学科平台建设的一个上佳的创新契机,学校也对这个项目给予了足够的支持。指导教师之一伏军老师说:“设备实用前期均由相关老师和师傅们指导使用,等其能独立熟练使用后,时间给他们安排得很灵活,并在工作时间上尽量满足了他们的使用要求“。李光明老师补充说:“在申请经费时非常顺利。专业建设、创新中心、平台建设、设备经费,我们系都有相关的预算。”最关键的问题还是技术问题。

 

出师不利

 

在初步立项后,同样热情高涨的机械系老师们组织了补习班,轮流上课,对车队成员们讲授涉及汽车制造的相关知识,其中包括车辆工程、机电工程、机械制造、材料成型、热力工程,甚至还有电气系和信息系的专业课程。

就如现代汽车制造一样,要恶补的课程不仅领域广,又具备系统性,远远突破了平时上课时的学习难度,畏难心理是难免的,但没想到的是,在还没开始赛车设计前,车队成员就陆续离开,最终只剩下9人。“大家都不相信我们这个能够完成,不愿意坚持下去。”刘灿回忆。

    成员们的离去,让刘灿开始感到迷茫:光靠我们几个连汽车理论知识都不大懂的大学生,真的能够设计出赛车吗?经过的商量,大家最终决定先做出赛车的设计图,设计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部分。

20143月,在老师们的帮助下,成员们开始进行赛车设计。由于没有任何技术基础,车队成员们不得不自学课本外的其他理论知识,包括汽车构造、汽车理论、机械设计等。设计中需要三维建模和仿真实验,成员们又自学了ProeCatia等工程设计仿真软件。201411月,历时8个月的反复实验,设计图才算完成。

 

手工打造

 

从设计图到实物,又是一道关卡。首先是经费问题。起初,前期经费还未到位,购买相关材料设备只得靠师生们自己垫付。为了购买材料,9名成员都拿出了各自的生活费。“有一点点钱,我们就买一部分材料,然后完成一部分,这样慢慢来。”刘灿介绍,到做出这个赛车雏形,共花费3万余元,有大部分是成员们节省出来的。

    其次是理论与实践之间的差距。就算画好了设计图,确定了精确尺寸,可是成员们实际组装时也遭遇重重困难。“有时组装一个部件,尝试多次仍然无法达到预期结果,像一个小小的摇臂,我们反复拆装、焊接,一共做了8次,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由于学校尚未具备设备齐全的汽车实验室,成员们不得不在各个实验里来回跑,将选好的材料拿到老图书馆后面的焊接实验室进行焊接,然后再跑到新实验楼下的校工厂去钻孔,然后再跑去焊接,倘若失败,又得再跑一遍,一天不知道跑了多少趟。后来,赛车的车架完成了,成员们又得抬着重达150公斤的车架来回奔波,就像抬着轿子一样。

    21岁的罗陈杰是一名大二学生,他在车队里负责车架的焊接工作。为了尽快将车架完成,他和搭档经常整晚整晚地熬夜,“有一次早上6点多进的实验室,第二天下午才出来。”制作过程中,罗陈杰要连续8个小时对着耀眼的焊接弧光。尽管戴着防护罩,罗陈杰的眼睛还是会常常刺痛。其实做事的时候完全不觉得累,能够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感觉很开心。”

和罗陈杰一样,从201411月起,车队的成员们除了制作赛车外,就没有其他的课余活动,他们自嘲说,“这辆赛车就是我们共同的女朋友。”周一至周五,白天上完课的成员们会在晚上6时集中到焊接实验室,一直忙到晚上10时回寝室。周末,大他们上6时进入实验室,到晚上甚至第二天上午才离开实验室。“做到很晚的时候,实验室的门被反锁了,我们就干脆熬通宵做。”

 

试驾成功

 

57下午4时,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车队成员吴遥逸在微信里发了一条朋友圈:“纯手工打造,闪电六号”,并附上赛车的图片。就在那天,历经一年时间后,车队成员们期待已久的赛车完成了大部分制作,可以上路了。

那天成员们都特别激动,把崭新的赛车推到学校的操场,然后轮流开始试驾,一口气开了七八个圈,“太兴奋了,我们终于完成了。”成员们说,他们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操场上围满了同学,大家都在为他们鼓掌,“其实那一刻,我们的自豪感并不是来自同学们的欢呼声,而是我们证明了自己。”

这辆赛车长约3,宽约1.5,试驾时没有安装车身,只有全黑的碳纤维骨架,就像热门游戏《半衰期2》中的全地形车,有着别样的金属美感。赛车手吴遥逸全副武装地坐上驾驶位,启动赛车,在放置了多个警示锥的路面上,赛车轻松自如地来回穿梭,还能表演360度漂移特技。但是限于校园内的场地条件,赛车无法马力全开,还不能获得实际的性能数据,并且这台车还只是试装车,存在许多不足,例如四轮定位性能欠佳、“开起来有点飘”,但毕竟赛车已经从图纸变成了实物

赛车制作的意义在哪里?车队成员之一林榆程说:“制作赛车的过程就是大家彼此了解、彼此帮助的过程,我们会因为意见不同而争吵,但争吵后我们的友谊也加深了,现在大家都是铁哥们儿。”伏军老师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一辆赛车从无到有,凝聚了学生们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汗水。虽然冠军只有一个,但是学生们在打造赛车的过程中所收获的东西比课堂上要多得多。”

从最初的图纸设计、手工打造、后期调校甚至商业营销(车队已经拉到了数万元的赞助)等,对每名参与者而言,都是一次系统性、大规模的教与学的经历。伏军老师举例说明:“这可以形成论文、申请专利、丰富教学案例、建立科研工作量化考评体系、成立兴趣组织,不断为车队输送新血,形成‘一届带一届’的可持续实践过程。”因此,学校领导也对此高度关注,陈晓飞校长、袁曦副校长及教务处、科技处等部门多次亲临查看,询问制作进度与难点,赛车初具雏形后,曾阳素副校长还兴致盎然地坐进赛车,亲自开了几个来回。

 

梦想起航

 

开着自己设计的赛车去参加FSC,“FAST闪电”车队成员们离渴望的梦想又近了一步。因为在那里,他们设计的赛车能够在赛场上与其他高校比拼、能够得到专家的点评、能够学到更多赛车制作技术。然而,想要参加全国性的比赛,与有着丰富比赛经验的高校一较高下,“目前车队设计的这款赛车还远远达不到要求。车队需要采用更好的材料,来打造高性能的赛车。”刘灿说道。

一些对FSAE不甚了解的围观者讥笑这辆赛车源于摩托车的动力总成、较为粗糙的车身焊接、看似杂乱的油路管路布局等,并且出言不逊:“发动机和轮胎是买的,说什么‘纯手工打造’。”事实上,国内没有任何一所高校具备整车制造的技术实力,而这辆“闪点六号”全车至少有40%部件是成员们自行设计组装的,在其他技术成熟的高校车队中,他们只需负责20%的设计,材料全为购置,连车身也是采用3D打印。

显然,刚刚起步的FSAE车队不可能后发制人,长沙理工大学的“北奔重卡车队已推出第三代赛车,由39名中外学生耗时一年打造;湖南大学已有两支车队,其中曾囊括12FSC奖项的燃油赛车有着8年的技术沉淀,光是材料耗资就超过50万元,这些都是邵阳学院车队难以奢望的外部条件。

因此,这还是关乎梦想的故事,正如法兰克·德瑞克爵士的名言所说:“任何伟大的事迹都必定有起点,但惟有持续到最后,努力成就,光荣始会降临。”现在赛车试制成功,所有参与师生获得了极大信心,“护航这个梦想,我们会尽力而为。”伏军老师表示,资金也已到位,他们能够在9月完成参赛车辆的制作与试车,在10月参加比赛,“毕竟这是我们的梦想。”

(宁如娟 余晓冬)

 

另:湖南经视频道《经视新闻》报道网址为http://www.hunantv.com/v/5/623/f/1712137.html,自2120秒开始

 


>
底部文件